2018年5月

原标题:[健康]用它洗一次头,头发柔顺不出油,还能减少脱发!

一头秀发可以给你的形象加分,

很多人却面临脱发、油腻等发质问题,

怎样洗出一头柔顺清爽的秀发?

如果你正在被脱发问题困扰,不妨试试下面的这个方法。

菊花普洱茶湿敷

很多人脱发是因为皮脂溢出太多。野菊花可以清热解毒,普洱具有去湿热、解油腻、通经络的功效,这两种材料放在一起泡水,用来敷头,可以有效缓解脂溢性脱发。

材料:野菊花6克,普洱10克

步骤:

1、准备野菊花6克、普洱10克,用开水泡15分钟,将茶叶水倒入一个干净的容器中。

2、取一条干净的毛巾放到热水中浸泡,稍微拧下水。

3、把温热的毛巾放到头皮上,湿敷15分钟。

试试这个方法吧!

你会喜欢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政治金童”将任奥地利总理 欧洲政坛正在向右转?

海外网10月16日电 奥地利保守派领袖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当地时间16日在国会大选中获得胜利,将成为欧洲最年轻的政府首脑。不过他所率领的人民党距离取得过半席次还差一截。库尔茨表示,不排除在选举结果出炉之后组成少数政府的可能性,也计划跟国会所有政党展开磋商。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媒体报道,奥地利国会选举设有不在籍投票制度,详细的计票结果将在10月19日发布,而完整的官方结果则会在10月31日公布,但应不会影响最终结果。外媒根据初步开票结果预估显示,库尔茨的人民党(OVP)将得到略超过30%选票,总理克恩(Christian Kern)的社会民主党(SPO)和极右派的自由党(FPO)的得票则在伯仲之间,都略超26%,将争夺第二名位置。

库尔茨欲拿出新领导风格 现任总理失利后仍留政坛

在得知早期的投票结果后,库尔茨在其位于维也纳的人民党总部发表讲话,承诺将会拿出一种新的领导风格。“今天选民们给予了我们伟大的责任。我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意识到民众对我们的运动所抱有的很大希望。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在我们的国家要建立新的政治风格。” 路透社还报道称,库尔茨告诉当地媒体,计划随后跟国会所有政党磋商。“我当然想要组成稳定的政府,倘若无法达成,还会有其他选项。”

另一方面,尽管所属的社会民主党(SPO)输给执政联盟的保守派伙伴,奥地利现任总理克恩表示,他无意从社民党领导人的职位退下。被问到大选失利是否影响他的政治生涯时,克恩表示,“不会,我说过会留在政坛10年,现在还有9年。”

据BBC报道,尽管库尔茨的选项之一是再与社民党组成“大联盟”政府,但在两党联合执政10年后,可能性似乎不大。各界广泛预期,库尔茨将和反移民的自由党结盟。

年仅31岁被誉为“政治金童” 比马克龙更具话题性

年仅31岁的人民党党魁库尔茨将成为欧洲最年轻的总理,被誉为“政治金童”的他常被拿来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两位年轻领袖相提并论。奥地利这场选举之所以受到国际瞩目,也是因为当地政界称呼为“神奇小子”的外长库尔茨。除了年轻之外,库尔茨还有着超高颜值,甚至还有“完美女婿”的封号,选举前的呼声相当高;此外,他在2010年竞选维也纳市议员,隔年担任新成立的移民融合部部长,成为当时内阁最年轻的部长。他在27岁当上外交部长,2017年3月《时代》杂志更将他评选为“新世代领袖”之一。

虽被誉为“奥地利马克龙”,但相较39岁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库尔茨更具有话题性。库尔茨与马克宏都是今年欧洲政坛新星,2人共同点在于都以外型及个人风格崭露头角。然而,库尔茨更彻底发挥了他年轻的优势,推出时尚大片一般的竞选海报,在竞选宣传片中驾驶摩托车,攀岩登顶成功,再配上“让奥地利重回巅峰”的旁白,气势磅礴。

库尔茨的出现是一种“新与旧”的结合,立场保守,但风格新颖。例如竞选期间主打“真改变”、“新方向”等口号,但立场却是反移民主张。库尔茨在大选前一天表示,若赢得胜选将做3件事,减税、结束社会制度遭滥用及停止非法移民,后两者凸显他对移民问题采取强硬立场。

反对大幅接纳难民 欧洲右翼政党崛起挑战主流政治

欧洲自2015年出现难民潮时,库尔茨曾反对大幅接纳难民,并誓言关闭移民借横渡地中海、穿越巴尔干进入欧洲的主要路线。库尔茨还计划对难民福利支出订出低于一般水平的上限,禁止其他外国人取得相关福利金,直到他们已在奥地利住满5年。库尔茨表示,他希望调整数10年来由人民党与社会民主党联合执政所主导的奥地利政坛。

人民党和自由党曾在2000年至2007年间结盟,当时自由党由仰慕纳粹党卫队(SS)的海德(Joerg Haider)领导,这项联盟使奥地利备受抨击。但经济学人信息社(EIU)专家贝尔森(Pepijn Bergsen)表示,由于“欧洲的右翼势力从此开始正常化”,所以如今不会出现像当年一样的反弹。

欧洲各国对移民的疑虑,壮大了右翼政党发展,今年多国选举中支持率上升。如荷兰的自由党、法国的民族阵线,9月时德国另类选择党更成功进入国会。奥地利的极右政党自由党也在选举中表现亮眼,若有机会与库尔茨的人民党组联合政府,那么将成右翼组合,有媒体认为,这意味着欧洲右翼势力抬头,将成为主流政治的新挑战。(海外网 张霓刘凌)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特朗普让“握手”变成武器 与马克龙“对决”引西方媒体热议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握手本是表达合作姿态的礼节性动作,如今却成了外交“第一角力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法国总统马克龙25日在布鲁塞尔首次会面时便紧紧握住了对方的右手,两人四目相对,嘴唇紧闭,身子前倾,指关节变白,笑容也变得僵硬。虽然身高1.88米的特朗普明显高于马克龙,但他却首先停止了发力,主动将手抽了回来。

这场小小的“对决”引发西方媒体热议,法国France24电视台直接称,“马克龙在握手比赛中击败了美国对手”。马克龙本人事后也承认是有意延长与特朗普的握手时间,“我与他的握手并不单纯。我们需要表明,我们不会做出小的让步,即使是象征性的让步”。不过,马克龙对特朗普的握手战绩很快就成了“一胜一负”。在两人第二次握手时,特朗普用力拉住马克龙的手,以至后者不得不用另一只手帮自己“解脱”。英国《卫报》报道称,特朗普让“握手”变成了一种武器。“对于他而言,握手不仅是一种和平姿态,更是一种优越性的宣言。”

特朗普竞选时的搭档、美国副总统彭斯是最早体验“特朗普之握”的人。特朗普曾多次紧握住彭斯的手用力扯,致其站立不稳,一脸尴尬。但特朗普最出名的“握手”还是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年2月,两人在白宫会面时曾“握手”长达19秒,其间特朗普还在安倍的手背拍打数下。美国媒体称,特朗普在这次握手中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男性霸权”。身体语言专家斯坦顿则分析称,特朗普这样握手是为了体现他的“权力与掌控力”。安倍的尴尬为各国领导人提了醒,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不久后就带来了一次“如何与特朗普握手的完美教学”。两人握手时,特鲁多抢步上前,缩短双方距离以避免被特朗普拉拽,同时用左手搭在后者肩膀上,钳制他的发力,也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如果说特鲁多是“技巧流”,那么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与特朗普握手时则纯靠力量。拉赫蒙上周在利雅得出席穆斯林国家-美国峰会期间与特朗普“热情”握手时,一把就将后者的手拉到自己身边,逼得特朗普不得不主动靠近拉赫蒙。这一握手持续了7秒,有媒体称“两人看上去就像在拔河”。

《卫报》认为,在特朗普之前,人们更关心领导人是否会握手,是公开握还是私下握,很少关注到握手方式。但现在“握手的政治艺术”正在发生转变。不少网友表示,很期待特朗普与曾在英国查尔斯王子手上握出白印的印度总理莫迪进行较量。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来源:中国之声

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500亿美元清单,中国做出“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贸易反制,三天后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发文欲对华总额千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可能性正在加大。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将重击全球产业及经济增长,二战后建立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恐将迎来最危险时刻。

全球多边自由贸易体系恐将迎来最危险时刻

美国“贸易逆差”问题由来已久。

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商品贸易逆差就在不断扩大。

其过程,实际上是美国经济不断从第二产业转向第三产业,从投资驱动转向消费去驱动,以及全球分工深化、内部逐渐失去竞争优势的产业不断向国外转移的结果。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国内传统经济面临更大的全球新产业和新技术竞争,劳动生产率提升速度放缓,积累的内部矛盾使得美国等西方国家将更多矛头指向所谓的“全球化”。

就全球价值链分工而言,美国在全球价值链的高端,进口第三国的中间产品较少;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包含相当比例的中间投入品,中国从第三国进口中间产品形成贸易逆差,再向美国出口最终产品形成顺差,因此背负了其他其他国家对中国的顺差,并转化为中国对美的顺差。

美国无视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全球正面临以特朗普政府强硬的进攻型贸易政策和资源要素流动壁垒为特征的“强劲逆风”,二战后建立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恐将迎来最危险时刻。

特朗普挑起贸易战将重击全球产业及经济增长

从当前及未来态势看,一旦以“美国为中心”的贸易战开打,引发中国“同等规模、同等力度”征收报复性关税,其他贸易伙伴也被动或主动跟进,那么不可避免拉开“全球贸易战”序幕。

美国“301制裁”清单中的电子机械、通信设备都是全球价值链产品。美国、日本、韩国……所有供应链上的国家都要受影响。根据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报告,若美国对中国进口减少10%,韩国对中国出口额将一并减少282.6亿美元(30.4925万亿韩元)。韩国对中国出口额减幅相当于去年对中出口额(1421.2亿美元)的19.9%,约为去年出口总额(5736.9亿美元)的4.9%。其中电器装备、IT等产业将相对受到较大冲击,分别减少109.2亿美元与56亿美元。根据彭博经济研究结果,若中美爆发贸易战估计到2020年,全球贸易可能比基准情形低3.7%。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最早今年就将显现。

事实上,风险正在向全球蔓延,中美贸易冲突升级进一步加剧爆发“全球贸易战”风险的可能性。预计未来数年,全球贸易复苏可持续性与经济增长幅度将受到抑制,全球产业发展也将迎来持续性竞争性挑战。

“贸易战”重在遏制中国产业和技术追赶

当前,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不仅存在于劳动密集型产品部门,也存在于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品部门。随着新一轮全球高科技竞争的全面开启,以及“中国制造”正引领出口结构从一般消费品向资本品升级,对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贸易摩擦将会常态化。

目前,中国外贸出口中机电产品已经占了半壁江山,大型单机和成套设备出口成为亮点。除高铁和核电外,中国制造在其他领域的出口也表现出了较强的竞争优势,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出口增长保持了较高水平。

由于装备制造业多属于知识与技术密集型,作为发展中国家,尽管中国机械设备技术与国外技术设备仍存在差距,但中国这些产业的升级也加剧全球价值链上游国家之间的竞争与冲突。特朗普不仅在贸易政策,也在产业政策和宏观税收政策全面阻止中国的“技术追赶”。

需要为打“持久战”做好长期战略准备

回顾历经20多年的美日贸易战的历史过程,随着日本产业结构的演变,美国沿着“纺织品——钢铁——汽车——半导体——电信业”产业与其日本打贸易战。

以半导体产业为例,上世纪80年代,美国半导体产业试图在全球范围构建自己的生产体系。此后,随着技术成熟化,美国产业链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以及日本等国家的加速追赶,美国半导体的优势地位逐渐消减。

特别是以日美半导体收支逆转为契机美日贸易摩擦激化,进而演变为美日半导体战争。

美国以反倾销、反投资、反并购等手段进行贸易保护,迫使日本签订《美日半导体保证协定》。

并于1989年签订《美日结构性障碍协议》。

日本承诺部分开放市场。

然而,部分市场开放并未满足美要求,美方于1993年再次要求日本进一步开放市场遭拒,并再次祭出“301”制裁迫使日本以全面开放市场换取贸易冲突平息。

至此,美日之间长达近20多年的“贸易战”才告一段落。

我们不希望这样的历史再次重演,但全面遏制中国崛起及产业追赶的目标,美国也不可能放弃,中国不想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中国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战略准备。目前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将这次危机转化为自身改革的强大动力,在核心知识产权领域发展不可替代的技术优势,打赢“贸易战”,归根结底要靠国家“硬实力”。

(中国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张茉楠)

相关新闻: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据参考消息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7月17日报道]题:战争中最致命的五种化学武器(作者国际战略研究所防止核扩散与裁军项目副研究员迪娜·埃斯凡迪亚里)

现代化学武器是一战期间被引进战争的,目的是打破堑壕战的僵局,但化学武器受制于地形和天气条件。随着武器的日益精准,化学武器的战术优势正在下降。今天,它们的可怕后果,远大于它们对战场胜利的贡献。它们的随意性和不可预见性,以及有些时候造成的可怕后果,使它们成为一种让人恐惧的强大武器。

以下是最致命的五种化学武器:

毒性最强:VX毒剂

VX是一种有机磷化合物,属于神经性毒剂,它作用于神经系统的神经脉冲传导。它是一种无臭无味的油状液体,呈微黄色。

VX毒剂是英国人在上世纪50年代初发现的,它之所以威力强大,是因为它是一种持久性毒剂。一旦被释放到空气中,它挥发起来很慢。在正常的天气条件下,挥发需要好几天;在非常寒冷的天气,可持续数月发挥作用。VX气体的比重大于空气,这意味着,它被释放后,会下沉到地势较低的地方,造成更大的伤害。这些特性使VX成为一种有效的区域拒止武器。

VX还是一种快速起效的毒剂。人接触毒剂后仅几秒钟就会出现症状,包括流涎、瞳孔收缩、胸闷等。像其他一些神经毒剂一样,VX作用于控制身体腺体和肌肉的酶。当这种酶被阻断后,分子持续刺激肌肉,肌肉在不停地痉挛后疲惫。最终,窒息或心脏停止工作导致死亡。虽然接触毒剂的人有可能被救活,但即使微小的剂量,也可能致命。

最近使用:沙林

沙林(又称GB),是一种易挥发的神经毒剂。大头针头部大小的一滴,就足以迅速导致一名成人死亡。它在室温下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但遇热后可迅速挥发。沙林被释放后可迅速在环境中扩散,造成迅速但短暂的伤害。与VX类似,中毒症状包括头疼、流涎、流泪,接下来是肌肉逐渐麻痹,甚至死亡。

沙林是1938年一些德国科学家在研究杀虫剂时偶然研制出来的。日本奥姆真理教信徒曾于1995年在东京地铁施放沙林毒气。要使沙林造成的伤亡最大化,不仅需要以气体形式施放以使它的微粒足够小,容易经肺部吸收,还必须让它足够重,不会经呼吸再从体内呼出来。因此,沙林不太容易被制成武器。

最流行:芥子气

这种毒剂因特有的腐烂芥末、大蒜和洋葱气味而得名。它属于发疱剂,作用于人的眼睛、呼吸道和皮肤。当皮肤暴露于芥子气时,在数小时内会红肿、灼痛,接着形成大水疱,最终导致溃疡并留下严重疤痕。眼睛暴露于芥子气数小时后会肿胀、流泪甚至暂时失明。人吸入或食入这种毒剂后,会打喷嚏、嘶哑、咳血、腹痛和呕吐。

芥子气的杀伤力极强,并且化学性质稳定、效力持久。它的比重是空气的6倍,可以在靠近地面的位置停留数小时。这使它成为对付战壕里的敌人的有效武器。

最危险:光气

光气被认为是目前最危险的化学武器之一。1915年12月19日,德国向英军投放了88吨光气和氯气混合气体,导致120人死亡、1069人受伤。这是光气首次在战场上使用。它的毒性虽然不像沙林或VX那么强,但它更容易生产。

光气是一种窒息性毒气,作用于肺部组织。接触几分钟后出现的中毒反应包括咳嗽、窒息、胸闷、恶心、并伴有呕吐。

光气常温常压下为无色气体,有轻微的腐草味。

最易获得:氯气

上个月,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核查人员宣布,叙利亚在多次战斗中系统地使用了氯气等化学武器。这让人们对美俄关于消除叙利亚化武的协议产生怀疑。

氯气是一种方便获得的工业化学品,可用于很多和平用途,包括纸和织物漂白、杀虫剂生产、饮用水和泳池消毒等。叙利亚去年10月公布的首批化武申报清单中没有出现氯气,它没有与其他化学武器一起从叙利亚转移。虽然具有双重用途,它仍是《化学武器公约》中禁用的化学武器。

氯气是一种黄绿色气体,有强烈的漂白剂气味。像光气一样,它是一种窒息性毒气,可导致呼吸障碍,造成身体组织损伤。氯气易压缩为液态,从而便于运输和储存。虽然威力不如其他几种化学武器强,但由于方便生产和伪装,氯气同样是一种危险的化学武器。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