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平台 发布的文章

  乌镇11月9日电(记者 刘育英)第三次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发布的《2017-2018中国互联网信用报告》显示,电商投诉高居不下,网络消费投诉集中地区主要为北上广以及江浙地区,这与这些地区的网购用户活跃度有直接关联。

  该报告由北京盘石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互联网信用研究院、互联网信用认证平台、中国移动互联网安全信用认证中心联合发布,今年是第三次发布。

  报告显示,在2017-2018年度的全国互联网类投诉中,电商领域问题尤为突出,占比73.48%。在全国电商被投诉问题中,退货问题、发货问题及商品质量问题依旧是电商“老大难”问题,位居热点投诉问题前三。

  除北上广和江浙地区,随着中西部地区网络购物的普及,以及消费者维权意识的提高,湖北、四川等地的网络消费投诉量也上升明显。

  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个人消费者在这些方面对于电子商务有较高期待。消费者对于看到商家及平台的信用评估的意愿较为强烈。

  高频投诉之下,显露出的是个人消费者对商家及平台的不信任。从商品评价来看,77%的个人消费者认为商品评价很重要,16%认为一般重要,仅有7%的消费者认为不重要。而从年龄层次分析,越年轻的群体,对商品评价的重要性认知度越高。(完)

  北京11月2日电 记者从节目组获悉,周四晚,儿童纪实教育实验类节目《超能幼稚园》播出了第九期。本期节目中,萌娃们和任嘉伦、费启鸣、俞灏明、秦奋、韩沐伯五位实习老师合作,全新演绎儿童剧《猴儿吃西瓜》。

节目组供图节目组供图

  得知要上戏剧课的消息之后,每个老师积极分领任务。任嘉伦负责起外联工作,落实场地安排。然而看似轻松的工作却困难重重。

  拿到边园长给的场地名单,任嘉伦和费启鸣迅速打起电话来,不停打电话却屡屡遭拒。接连联系七家剧场都失败后,两人沮丧到无以复加。拨通最后一家剧场的电话后,迎来了希望。在听到可以面谈时,两个人马不停蹄地赶向目的地。经过和老板的一番谈判,任嘉伦和费启鸣以帮助宣传小剧场文化为切入点,成功以低价拿下场地。

  作为被大家一致推荐的总导演,俞灏明既要对老师们的职责做出明确分工,又要积极引导小朋友推进排练,可谓是责任重大。面对不愿意参演的小朋友,俞灏明课后单独来到宿舍耐心劝导,循循善诱下终于说动小N参与活动。俞灏明老师还为毫无表演经验的孩子们安排了表演课,邀请小朋友试演小猴子。

  将剧本的角色分配给孩子们之后,五位实习老师各自开启1对2表演特训班,各出奇招,给小朋友讲戏。韩沐伯分到的小朋友不停呼唤费启鸣和秦奋的名字,让他倍感扎心。而由任嘉伦分管的核桃,执意要演观音菩萨,更让人哭笑不得。

  到了联排的日子,老师们努力讲戏,孩子们却自娱自乐,乱做一团不受控制。面对孩子们的活泼好动,看得出所有老师都很着急,总导演俞灏明更是把怒火一压再压。最终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静下心来、态度坚定地和小朋友们沟通,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最终完成了排练。

  演出中,孩子们的精彩表现赢得了台下的阵阵掌声。家长们看到了孩子们发光发亮的一面,激动落泪,小朋友们也享受了演出的快乐。

  对于这次挑战,教育专家边玉芳园长说,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只要真正让他们理解一件事情很重要很有意义,只要给他们舞台,只要真的有人为他们喝彩,每个人都会奉上精彩的演出,这就是戏剧的意义。(完)

  作者:上海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何树全

  2018年11月5日到10日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吸引了来自172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参会,3600多家企业参展和超过40万名境内外采购商对接洽谈。这场盛会“不是中国的独唱,而是各国的大合唱”,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是国际贸易发展史上一大创举,体现了中国支持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发展自由贸易的一贯立场,是中国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经济全球化的实际行动,向世界展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战略布局。

  第一,中国始终坚持改革开放,融入世界。

  从1957年的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交会)到2018年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进博会),从1978年的改革开放到2018年的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始终以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以包容的理念融入世界经济。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中国融入世界经济的40年,经历了认识世界、倒逼融入世界、主动融入世界和共建美好世界的过程。上世纪八十年代,沿海城市的开放、经济特区的建设,是融入世界的开始;复关入世的努力、改革开放的深化、中国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的建设,是中国主动融入世界的体现;“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进口博览会的举办,是中国与世界各国共建美好世界的作为。

  当今世界充满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世界经济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全球化进程走到了十字路口,世界经济走向何方?中国走向开放还是封闭、合作还是对立、前进还是后退?在此关口下,中国坚定地选择了开放、选择了合作、选择了前进,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中国将增设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新片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将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等等一系列动作均表明,开放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的鲜明标识。

  中国不断扩大对外开放,不仅发展了自己,也造福了世界。正如习近平主席多次在国际场合所说的,“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第二,中国始终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是全球共同开放的重要推动者。

  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动力源、各国拓展商机的活力大市场、全球治理改革的积极贡献者,中国将激发进口潜力、持续放宽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推动多边和双边合作深入发展。

  中国主动降低关税。自2018年11月1日起,中国对人民生产和生活所需的众多工业品,降低1585个税目的进口关税,关税总水平从9.8%降至7.5%,平均税率由10.5%降至7.8%,平均降幅约26%。以降税为契机,海关整合部分同类或相似商品的税率,适当减少税率等级,进一步促进贸易便利化,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调整后的进口关税税级从57个精简为45个,减少约21%。中国将加快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发展。

  中国主动降低外资进入门槛。从中国(上海)自贸区的第一版外资管理负面清单到全国外资管理负面清单,外资进入中国的门槛大大降低,中国继续扩大金融业开放,持续推进服务业开放,深化农业、采矿业、制造业开放,加快电信、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开放进程。中国对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各类企业一视同仁、平等对待。2018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减少至34个领域共48项特别管理措施。其中,取消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取消对中资银行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取消铁路旅客运输公司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等。

  中国积极参与和推动世界贸易多边体制的建设与改革。中国坚定维护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支持对世界贸易组织进行必要改革,积极参与世界气候变化大会、落实《巴黎协定》,积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多边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建设。中国已与25个国家和地区达成17个自贸协定,正在与日本、韩国、挪威、以色列等进行12个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与加拿大、瑞士等进行自由贸易可行性研究。2018年11月5日,上海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运行中心开发的“中国—东盟自贸协定优惠关税系统”在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上线,帮助企业合法合规地节约关税成本,享受自贸协定的红利。

  第三,中国坚定国内改革的路线,加快区域一体化融合发展。

  习近平主席在进博会主旨演讲中宣布,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着力落实新发展理念,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推进更高起点的深化改革和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同“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相互配合,完善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

  2014年提出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将京津冀三地作为一个整体协同发展,调整优化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构建现代化交通网络系统,扩大环境容量生态空间。2016年提出的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转型、实施新区域开放战略的布局。2018年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包括港澳在内的珠三角城市融合发展的升级版,是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国家战略。可以看出,中国经济发展从沿海带动中西部的“绿皮火车头带动模式”,已经转变为各区域协同发展的“高铁动车组发展模式”。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从提出到举办,历经一年多的时间,彰显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促进全球贸易的诚意,将为世界带来更多发展机遇,也有利于促进双边关系发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开放型合作平台,致力于扩大世界各国同中国的双边贸易;是国际公共产品,聚焦于促进经济全球化;是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标志性工程,期待各国一道致力于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奋斗创造美好生活】

  谈及近代改良运动,人们总会最先想起康有为和梁启超。事实上,早于康梁、力主变法自强的王韬在当时颇具影响,他曾提出“富强即治国之本”,倡导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要求发展工商业和新式交通,主张改革封建科举制度,为戊戌变法做了舆论准备。只是当局“用其言而弃其人”,因此长久以来王韬并不为人们所熟知。

  1828年11月10日,王韬出生于今天的苏州甪直。他一生经历坎坷、命运多蹇。青年时期科举不第、弱冠失恃,投书太平天国遭到通缉,被迫遁迹海外;壮年漫游欧洲、讲演访学,回到香港创办世界上第一家华资中文日报。作为近代资产阶级第一批思想家、政论家、新闻工作者,王韬曾在风雨如晦的时代里坚持批判现实,提倡西学,为中国现代化贡献了毕生精力。

  个人的不幸、国家的耻辱、中西文化认同的困惑在近代知识分子的心灵上投下了沉重的阴影。这是一群已经离开传统堤岸又尚未找到彼岸依归的“畸零人”,王韬是其中不幸最多、忧愁最深的一位。蛰居上海时,王韬在英国新教伦敦会的墨海书馆任中文编辑,靠给洋人“卖文”为生,为乡党亲朋所不齿,几乎“无复有生人之乐”。在接触西方资本主义文明之时,王韬也看到了当时中国的生存危机。他厌倦了烦琐的宗教经书翻译工作,可是对引介西方科学技术书籍的浓厚兴趣又使他不忍离开书馆。他在《弢园老民自传》中写道:“老民欲窥其象纬舆图诸学,遂住适馆授书焉。”这一时期,王韬相继翻译了《格致新学提纲》《光学图说》《重学浅说》《华英通商事略》《西国天学源流》,涉及物理、天文、商贸、工程等多个领域,为西学东渐做了大量实质工作。后来王韬将它们与《泰西著述考》一道编辑成册,名为《弢园西学辑存六种》。

  在由传统向现代转折的激流中,中国知识分子往往以笔为枪,向旧社会宣战,在近代历史舞台上留下了一座座丰碑。1874年,王韬在香港创办了《循环日报》,这是中国报刊史上第一份以政论为主的报纸,也是一份中国资产阶级主张变法自强的“喉舌报”。他在开张布告中写下“本局所有资本及局内一切事务,皆我华人操权,非别处新闻纸馆可比”一段话,作为摆脱西人束缚、独立发表见解的宣言。兼通中西学、熔世界意识与爱国情感于一炉是《循环日报》的特色,王韬及其同仁一面传播西学新知,沟通内外信息,打破国人“拘守于一隅而不屑驰观乎域外”的闭塞状态;一面阐述见解,引导舆论,大力推进富强和改革活动全面展开。《富强要策》(1874年2月5日)、《论台湾实为中国重镇》(1874年7月16日)、《论欧洲近事》(1878年3月13日)等都是切中时弊、反映民情民心的论文,认为中国必须变法,兴办铁路、造船、纺织等实业以自强。

  王韬任主笔10年之久,在《循环日报》上发表政论800余篇,始终践行报纸“通上下、通内外、辅教化之不足”的三重功用。后来他在和友人谈及办报情形时说:“年来我亦持清议,眷言家国怀殷忧,论事往往撄众怒,世人欲杀狂奴囚。”借事生议,痛击黑暗,臧否人物,《循环日报》鞭辟现实之深致使顽固守旧之士如同芒刺在背。把办报的宗旨从盈利赚钱拓展到开通民智,把报纸的功能从提供新闻消息拓展到议事论政,这是中国近代新闻史上的一大革命。在王韬与同仁的努力下,这份“言别人所不敢言”的报纸发行量一度居国内之首,“凡有华人驻足处”均设有该报代销点,《循环日报》执中国报纸草创时期之牛耳,林语堂也把王韬比作“中国新闻报纸之父”。

  19世纪70年代,中国社会尚处在黑暗多于光明、保守多于革新、封闭多于开放的时期,知洋务、讲变通的敏锐之士仍属凤毛麟角。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王韬将重要媒介手段——报纸引入中国,宣告了中国思想家宣扬改革的近代方式的诞生。1875年,王韬发表了著名的《变法自强上》《变法自强中》《变法自强下》3篇政论,比郑观应《盛世危言》早18年,比康有为、梁启超维新变法早23年。自此晚清资产阶级思想家和革命家,从严复、康有为、梁启超,到孙中山、章炳麟,无一不把倡导变革与办报联系起来。通过办报和翻译,王韬在近代史上扮演了思想开拓者与启蒙者的角色,无疑也具有革命者的先驱地位。

  1897年秋,王韬在上海病逝。100年后,他的故乡苏州甪直筹建了一座占地800平方米的王韬纪念馆。在这座典型的清式宅园中,王韬半身铜像突出展示在生平事迹陈列室中,另一侧是《循环日报》的复制品,厅柱上镌刻着康有为题赠给王韬的对联“结想在霄汉,即事高华嵩”。值此王韬诞辰190周年之际,他心怀家国、变法图强的光辉思想,必将激励我们在新时代为国家富强继续奋斗。

    (本报记者 苏雁 本报通讯员 刘诗吟)

  11月8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为反对日本东海第二核电站重启,20人左右的市民团体聚集到日本原子能管制委员会会议召开地,东京港区的一座大楼前,表示抗议。

  参加者高举写有“决不允许运转期限延长20年,决不允许重启核电站”等字样的旗帜,高呼“反对重启东海第二核电站”、“守护生命”等口号。

  此外,他们还将从全国各地征集到的反对重启核电站的签名递交给原子能管制厅相关负责人。据悉,本次的签名人数约为15000人,加上之前已经提交的部分,签名人数总计近3万人。

  市民团体的柳田真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深感遗憾的日子。东海第二核电站距离东京很近,一旦发生严重事故,许多人将流离失所,这并非与我们无关的事情。坚决反对重启核电站。”

  当地时间7日,本应在28日达到40年报废期的东海第二核电站获许延长20年运转期限。

  原子能发电公司表示,根据延长审查申请前实施的特别检查结果,即使考虑多年老化因素,东海第二核电站设备也没有问题可维持运转。绝缘性能下降的电缆将进行更换。

  报道指出,东海第二核电站是日本首都圈内唯一一座核电站,方圆30公里范围内生活着约96万人,规模在全日本居首,然而地方政府为应对事故而制定的居民疏散计划工作却未有进展。